河北彩票网

                                                                    来源:河北彩票网
                                                                    发稿时间:2020-08-08 10:17:52

                                                                    按理说,随着美国疫情的快速升级,人们应该看到民众和媒体针对政府问责的升级,政府部门各种应对措施的升级,公共和私人机构在保民生、保经济方面协调行动的升级,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合作的升级等等;考虑到美国的疫情已是全球最为严重的,这时的美国即使采取全球最为严厉的封城、封州乃至封国的极端措施,也并不为过。

                                                                    涉疆问题不是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问题。事实证明,一系列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为新疆各族人民的美好生活筑牢防护墙。境外反华势力对新疆人权保障成就视而不见,反而恶意中伤,这充分说明人权只是他们手中的幌子,其目的无非是想借助所谓“新疆问题”丑化中国形象,借所谓“人权问题”博取各国同情,进而挑拨民族关系、遏制中国发展。这一点,各国有识之士都看得清楚,也决不答应。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当你仔细地审视时,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不是虚假的感情,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11]

                                                                    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对无知的崇拜”(a cult of ignorance) 他写道:

                                                                    他们对连续劳动所需要的紧张程度颇感反感,以致一些人在接受强制劳动之前便自杀身亡……

                                                                    [3]https://finance.sina.com.cn/world/mzjj/2020-07-31/doc-iivhuipn6122418.shtml

                                                                    在政客和媒体反华行动的带动下,民众们的反华情绪也步步升级。根据美国民调机构皮尤在今年6月16日-7月14日之间的一个民意调查,受访者中对中国持负面观点的人竟然已高达73%,比2018年同期增加26%,仅22%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看法。民调数据显示有64%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防疫工作做得很差,78%的受访者甚至认为全球疫情的失控是因为中国一开始没有在武汉控制住疫情而导致的。[3]

                                                                    或者说整个西方社会都是如此。正如美国左翼作家、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说的:

                                                                    认清美国社会欺世成性、反思缺失、无知崇拜和原罪心理这四大病症,有助于理解美国当下和未来一个时期的各种非理性行为。罗思义的问题问得很好:如果美国政府得逞,人类将面临怎样的后果?[14] 既然美国的非理性病态行为具有了明显的反人类性质,那么中国乃至全世界都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在最近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一篇题为“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注:翻译成中文是“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的长文中,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短视的领导、对专业知识的漠视、种族间的不平等、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4]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